NCAA名宿教頭R-威廉斯(Roy Allen Williams)曾經這樣評價漢斯布魯(Tyler Hansbrough)。『他是個很特別的年輕人。這是我能夠找到最好的詞彙來形容泰勒。我也許以前曾經說過這一番話,而我還是會不斷的重複。我真的很幸運。泰勒是我遇過最專注的年輕人。不斷的想要成為最好的球員,不斷的想要挖掘出自己的潛質,一直聆聽所有教練給予他的勸告還有不停的鍛煉自己。他就是一個你不得不欣賞的年輕人。』

漢斯布魯在北卡羅利納(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北卡]的特殊地位並非來自於他和隊友們所創下的豐功偉績,又或者是他個人所拼鬥下來的恐怖記錄還是他所得到的所有榮譽。每一次看漢斯布魯打球,你都能夠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魅力,為之動容。那是用生命和籃球共舞出來的劇本。漢斯布魯只要一踏步進入球場,他總會用盡所有的力氣來和對手搏鬥。他不會輕易的留手,因為對漢斯布魯而言,每場比賽都是他都會以最後一場比賽的心態來對待。

他只知道,球場如戰場,你不可能會有喘息的機會,所以你只能拿起武器,揮盡你的所有來和對手決一生死。

 

 

曾經和漢斯布魯在北卡征戰多年的泰勒-澤勒(Tyler Zeller)如此回憶:『真的沒有任何詞語可以真正的形容他(漢斯布魯),他的表現一直很出色而我們都知道我們有著一個會和任何人搏鬥的人在球場上。他從來沒有停歇下來,一天也沒有。』

身為家中的老二,童年時期漢斯布魯見證到了大哥格雷(Greg Hansbrough)一直堅持不懈的和癌症病魔抵抗,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自己生命,而最終贏得了這場戰鬥。格雷打敗癌症後,身體的左側並不能夠像正常人一樣運作,但是格雷依然能夠和其他運動員在賽場上一爭高下。大哥那高大的背影和鍥而不捨的意志力,徹底的影響了漢斯布魯。除此之外,漢斯布魯的強烈競爭心態也在童年時期就培養起來。弟弟本(Ben Hansbrough)常常和漢斯布魯玩摔跤,不想要輸給年小弟弟的漢斯布魯,那不服輸且好勝心或許就是從這樣開始在漢斯布魯的心中發芽成長了。

 

 

每當漢斯布魯遇到什麼困難時,他總會提醒自己:『看看那個有著像棒球般大的腦瘤的男人,看看他現在在馬拉松賽跑場上奮鬥。』那屬於鬥士的精神已經慢慢的沉澱在漢斯布魯的血液和基因裡,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中,和他形成了強大的連接線。

『我們當時在進行著短距離衝刺,每個人都拼盡全力想要挑戰極限。慢慢的,出現了淘汰者。先是丹尼-格林(Danny Green),然後是馬克思-金德亞(Marcus Ginyard),然後是我。我依然記得,漢斯布魯仍然在繼續奔跑。他不停的吶喊,也不停的跑動。我知道,這傢伙不會這麼快認輸的。』也是2009年NCAA北卡奪冠成員之一的波比-佛拉索(Bobby Frasor)談到在大一新鮮人球隊首次訓練時對於漢斯布魯的印象。

漢斯布魯對每件事情都會很以認真、狂熱的心態來看待。你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見他那堅韌不拔的精神以及對著籃球有著極大的狂愛。就算是在禁區戰場裡打鬥至遍體鱗傷,就算是被對手狠狠的肘擊,你還是可以在漢斯布魯身上感應到,他像個古代的劍客,不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放棄以最後一擊了斷敵人的想法。

 

 

對此,著名大學籃壇教練沙舍夫斯基(Mike Krzyzewski)[K教練]也相當認同,漢斯布魯就是個鬥士的說法。

他如此評價漢斯布魯:『當你想到他的時候,你會聯想到一位勇士。你永遠都不會認為他會在哪個play缺席。這樣的態度讓他在NCAA的歷史上有著特殊的地位。他值得那一切。』而R-威廉斯認為,漢斯布魯在球場上的專注力,完全不輸給當時仍然是大一的籃球之神喬丹(Michael Jordan)。

『他很努力的管好自己,一直不停的尋求進步。他就是這樣的一個球員,只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當然,有人喜歡,也會有人討厭漢斯布魯,但是相信這些討厭的多數都是與他為敵的對手。對於每個嘗試阻止他的人,漢斯布魯都絕對不會屈服,而是加倍的奉還給他們。猛烈的撞擊、蓄意的犯規,一切試圖阻礙漢斯布魯的對手,都會讓他以更強悍的方式來應付,因此也在他的身體上,留下了不少的傷疤。

如果說當初他是燈光的聚集點的話,現在的漢斯布魯在星光密布的NBA裡被形容為普通的一顆繁星也不為過。加入了NBA,儘管掀起的旋風沒有如當初在NCAA那樣的具有傳奇性和風光,但是漢斯布魯仍然沒有改變他的精神、個性和打球的風格。

漢斯布魯在NBA討吃的本錢很少,這或許是他沒辦法締造出像NCAA般的成績。來到了職業賽場,漢斯布魯不改他那粗暴凶悍的球風,經常撩起他人怒火的舉止和挑戰他人腎上腺的身體語言,讓漢斯布魯成為其他球員的犯規眼中釘。如果說,『討取犯規』是個武器的話,漢斯布魯則是把這武器發揮得淋漓精緻。

 

【和鳥人安德森(Chris Andersen)的紛爭】

 

【這一次輪到了鄧利維(Mike Dunleavy)】

 

他就像個來自90年代的球員,不停的挑戰規則的邊緣:試圖挑撥對手,讓他們被激怒得失去了理性,然後往自己身上招呼。這樣的漢斯布魯,說實在的,不會受對手的歡迎,因為他總是成為爭議性犯規的人物。然而,對於擁有他效忠的球隊來說,或許是個福音呢。

曾經在溜馬隊與暴龍隊的一場比賽中,漢斯布魯粗暴的動作讓暴龍隊的瓦蘭秀納斯(Jonas Valanciunas)受了傷,而漢斯布魯當時也躲過了裁判的判罰。接著,暴龍隊便迎來了漢斯布魯的加盟。暴龍隊總管尤吉里(Masai Ujiri)曾經這樣說過:『他隨時都可能把對手擊倒。而我們很需要這樣的元素,我們也很期待他的加盟。』

 

 

暴龍隊對於漢斯布魯期望很高,因為他們相信漢斯布魯能夠帶給球隊防守上的一些變化。堅強和好勝的心,還有不輕易放棄的性格,就是漢斯布魯對暴龍隊的價值。儘管如此,加入暴龍隊的漢斯布魯卻讓球隊的期待落空。

傷勢和隨後加入的派特森(Patrick Patterson)更符合教練卡西(Dwane Casey)的胃口下,間接的影響了漢斯布魯在暴龍隊的角色,也縮減了他的上場時間,平均數據更是來到了生涯的最低。儘管如此,隨著賽季結束後,派特森的未來未定,暴龍隊為了確保在大前鋒位置上的彈藥充足,選擇執行了球隊選擇權,和漢斯布魯走完最後一年的合約。

但是根據最新的消息,暴龍隊和派特森簽了三年的合約,目前暴龍隊在大前鋒有著五個選擇,分別是:漢斯布魯、哈耶斯(Chuck Hayes)、阿米爾-約翰森(Amir Johnson)、詹姆斯-約翰森(James Johnson)和派特森,漢斯布魯的下賽季真的是有點冒汗了。

漢斯布魯的未來會不會屬於多倫多難以保證,如今面對眾多競爭隊友,漢斯布魯要奪路而出,搶占先發位置,或是在卡西教練的調度下重新獲取他的信心,他要走的路很長,也佈滿了更多的障礙。

 

 

但是,我們很肯定的是,漢斯布魯絕對不會退縮,反而會踏步向前,接下這樣的挑戰。因為,渾身上下散發出霸氣的個性,以及不認輸的性子,才是我們認識的漢斯布魯。

傳奇的大學生涯已成過去,漢斯布魯現在所要拼搏的,是他的未來。期待他在多倫多,殺出一片天。

 

文/ Oakjames

 

歡迎來我的粉絲團逛逛啦 

Oakjames籃球角度

文章標籤

Oak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