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魔術強森(Magic Johnson)來說,柏德(Larry Bird)就是他一直拿來衡量自己的一個模板。因此在1988-1989年柏德因傷只出戰了僅僅6場的比賽,就讓強森開始感到寂寞。一種屬於強者之間的牽引,屬於強者之間的特殊情懷。一個沒有柏德的賽季,球場上的強森彷彿少了一些激烈競爭感、遇到勁敵的刺激感,或者是一絲絲的害怕。這讓強森很不習慣。

強森眼中的柏德,是個平常人難以想像的堅決的球員。和他一直展開對決的強森很認同這一點。或許籃球對於普通職業球員來說只是一份工作,然而,柏德視之為生命。身為白人的他擁有巨大的心臟和一身是膽。就算外人評擊他缺乏速度,柏德卻可以利用他的膽量、智慧和決心來袮補球場上所不足的能量。 

 

 

柏德是強森唯一認可的勁敵。這讓強森在與凱爾特人隊的交戰時都不會輕易的掉以輕心,因為他堅信,無論在任何嚴苛的環境下,柏德都會想辦法讓球隊脫離困境。他不需要依靠射球,儘管投球是柏德的招牌武器,他的強大在於他對於球賽的支配能力。強森把他和柏德的關係形容為類似婚姻的交情。從大學時期就是競爭對手的他們,無時無刻都在與對方交手。場內他們是爭奪勝利的對手,場外他們是無所不談的好友。而強森認為,只要是柏德想要做的事情,沒有事情是辦不到的。

在柏德缺席大部分賽季時期,凱爾特人的票價甚至從$100跌至$20,球場上的噓聲多過於對於伯德的喝彩聲。直到伯德的歸來,凱爾特人也明白,他們的王者,回來了。

--------------------

那個時候,全場的人群都看著這位手上握著籃球的小伙子,從他們的眼中都流露出了不可思議以及敬佩的神情。對於柏德來說,這樣的場景並不是出現在他奪得NBA總冠軍的舞台上,而是在人生中另外一個重要的舞台。

那是一個夏天的中午。在印第安納的Hobart市,13歲的柏德,愛上了籃球的那一刻。

在伯母位於Hobart市的家裡團聚的時候,閒來無事的柏德在街上無聊的走著。突然,一群年齡相仿的孩子前來約他一起打籃球。當時最愛的運動還是棒球的他,毫不猶豫的應約了。 

 

 

步入球場的柏德,接獲的第一球便把他投入了籃筐。第二球,同樣的狀況。接下來的第三、第四球也是一樣。百步穿楊『當時和我對抗的都是比我大一點的孩子,我怎麼投球都進了,我的隊友開始拍打我的背部,告訴我:你是一個很偉大的球員!』柏德接著說:『我坦白說,我真的很享受。』

偶然的球賽打完後,孩子們對於柏德的表現驚嘆不已。其中一個男孩詢問柏德歸屬於哪間學校的籃球隊。當時只是代表國中打棒球的柏德並沒有正式打籃球的經歷。『你一定會是這裡最好的籃球員!』

從那之後,回到家鄉的柏德,每個早上都會獨自進行投球訓練。『我做的訓練越多,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好了。』

--------------------

高中開始參與學校籃球隊的柏德最終成功的加入了B隊,而在那裡他遇到了他籃球生命中的第一個伯樂,吉姆-鍾斯(Jim Jones)。吉姆-鍾斯教導了柏德所有關於籃球的基礎知識和動作:腳步、籃板、Box Out等等,當柏德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吉姆-鍾斯就會細心的示範給柏德,全囊傳授給柏德學習。柏德在往後的日子能夠左右手把籃球控制得淋漓精緻,這還是多虧了吉姆-鍾斯。

高中一年級的柏德身為新鮮人,並沒有獲得機會上場比賽。來到了高中二年級,他在一場比賽中弄傷了自己的腳踝,導致自己整個賽季都沒辦法上場比賽。但是,柏德仍然可以從沉悶的手持拐杖的日子中,尋找到籃球的樂趣。他開始發現,傳球的樂趣。『當我用拐杖支撐時,我發現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來專注於我的傳球技巧。』

 

 

『當我傷愈回到球場後,我的籃球似乎開啟了新的境界。我喜歡看到當我的隊友接獲我的傳球得分後,眼神發光的樣子。當你開始傳球時,你會發現,籃球是多麼的有趣。而且這也會讓你擁有更多的機會得分。』

高中二年級那年,儘管因傷缺席了整個賽季的比賽,但是吉姆-鍾斯告訴他:『只要你比其他人更加努力,你還是有機會在決賽的名單中保留你的位置。』柏德最終還是入選了區域比賽的名單。這其實有點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柏德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而上天顯然也眷顧他,給予他如此寶貴的機會來展現自己的天分。比賽當天,坐在板凳區的柏德並不認為自己有機會在如此關鍵的比賽上陣,直到吉姆-鍾斯大喊:『拉里,快點跟我進去!』慌張的柏德甚至把自己的暖身外套丟在計分台上也不知道。

機會,永遠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柏德上場後在20英尺處接獲的第一球,他出手便進了。接著觀眾開始驚訝和抓狂。柏德幾乎掌控了整個比賽。傳球、籃板、得分,柏德的身影無處不在,大家都在喧嘩,究竟這小子是從哪兒跑出來的。比賽將近結束,球隊落後一分下,柏德搶到了進攻籃板球,以及被對手犯規。

 

 

『我站在罰球線上,想像著每天早晨6點我在體育館內鍛煉的時刻。這只是我每天練習500顆罰球的其中兩顆而已。』柏德說道。果然,兩顆罰球彈無虛發。最終,柏德帶領球隊以一分贏下了這場比賽。那一刻,體育館的人們爆出了響徹天雷的掌聲和歡呼聲。

第二天當地報紙的頭條寫著:『柏德偷走了勝利』。

這讓柏德加倍的喜歡籃球這項運動。他並沒有沉醉於自己的成功。相反的,他仍然每天風雨不改的6點早晨到體育館報到,堅持自己的訓練,甚至在課堂中間的休息時間,柏德也願意到球場投幾顆球。他真的愛上了籃球。

 

文/ Oakjames

  

歡迎來到我的粉絲團逛逛  

Oakjames籃球角度

文章標籤

Oak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